【邁向奧運之路】擊敗偶像一戰成名 新加坡金牌泳將Joseph Schooling

·Editor
·9 分鐘 (閱讀時間)
Singapore's Joseph Schooling celebrates winning the final of the mens 100m butterfly swimming event during the 2018 Asian Games in Jakarta on August 22, 2018. (Photo by Jewel SAMAD / AFP)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JEWEL SAMAD/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加坡金牌泳將Joseph Schooling。(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JEWEL SAMAD/AFP via Getty Images)

Joseph Schooling的父親Colin Schooling拿出了運動斜背包,翻了翻裡面的東西,然後微笑著拿起了一副老舊且毫不起眼的護目鏡。

他指著那根亮黃色的橡皮帶,幾乎帶著一種自豪的神情說:「瞧。這條橡皮帶是在Joseph(Schooling)五、六歲時,我親手為他做的。我專門量了尺寸,確保這個護目鏡剛好適合他頭的大小,完全不用調整。」

為什麼呢?「這樣他就能專心游泳,而不需要浪費時間調整護目鏡。只要能讓他游得更好,我什麼都願意幫他做。」 

他大概能從包包裡拿出更多繫著同樣黃色帶子的護目鏡和游泳手槳。在與Yahoo新聞長達1小時的聊天訪問中,這位73歲的老人還拿出了一份厚厚的文件,裡面含有年輕的Joseph Schooling參加過的所有比賽的成績與計時紀錄—其中某些是整齊的手寫資料,某些則是辛苦從比賽籌備方取得的文件。

裡面是協助他唯一的兒子去追求、最終成功贏得奧運游泳金牌的一切內容。

犧牲從一開始便自然地發生了

Joseph Schooling的故事,即使是非體育迷的新加坡人大概也都很熟悉。這是一名渴望在游泳比賽中獲得優勝的男孩的故事。他克服思鄉之苦,前往美國接受訓練;一路在東南亞運動會、亞洲和英聯邦運動會的蝶式游泳比賽中穩步奪冠;並最終於2016年的里約熱內盧取得了新加玻的第一枚、也是唯一一枚奧運金牌。

然而,Joseph的父母Colin和May的故事則較少有人提及。有些人可能只粗略地知道,兩人如何對Joseph的抱負給予支持和鼓勵。

但只要看看他們在Parkway Parade的辦公空間,裡面堆滿了Joseph的游泳生涯從年輕時起所累積的一切照片、獎牌和榮譽獎章等,便能理解Colin和May十多年來,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兒子一起堅持著他的夢想。

從Colin自製的護目鏡和成績整合資料,到May定期去美國陪伴Joseph,這對父母微笑著,以作為父母的天性,淡看自己的犧牲。

Colin回憶說:「當Joseph六歲的時候,他會每天早上4:30叫醒我,要我帶他去游泳。有一天,我在一次輔導結束後對他說:『你負責達成你的期望,我負責協助你完成抱負。』」

66歲的May在Colin插話之前說:「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我們做了犧牲,但這是一段愉快的旅程。但我們大概不會想再經歷一次。」

JAKARTA, INDONESIA - AUGUST 23:  Joseph Isaac Schooling of Singapore swims during Men's 50m Butterfly final match on day five of the Asian Games on August 23, 2018 in Jakarta, Indonesia.  (Photo by Robertus Pudyanto/Getty Images)
新加坡金牌泳將Joseph Schooling。(Photo by Robertus Pudyanto/Getty Images)

最初的投入令人傷透腦筋

的確,最初投入支持Joseph達成夢想的過程,令人傷透腦筋。畢竟,自這座城邦小國於1948年倫敦奧運會上作為英國直轄殖民地,首次派出運動員參賽以來,便從未有新加坡人在奧運會上取得過金牌。

新加坡人最接近金牌的一次是在1960年。當時陳浩亮在男子輕量級舉重比賽中獲得銀牌,而2008年,女子乒乓球隊在決賽時輸給中國代表隊,同樣以銀牌收尾。

因此,儘管Colin和May都有很強的體育背景 (Colin是一名多項目運動員,曾代表新加坡出征壘球比賽,May則曾代表馬來西亞霹靂州參與過網球賽),但他們仍缺乏參照基準,近期沒有新加坡父母支持兒女取得奧運金牌的例子。

他們該堅持到什麼時候呢?他們該投入多少錢在這件事上呢?當Colin和May向游泳協會尋求建議時,這些問題不停地徘徊在他們的腦中。

Colin說:「我自己也對其他頂級游泳國家金牌得主的父母做過調查,每當有國外的頂尖教練來到新加坡時,我都會找時間見見他們,向他們請教。他們會就應該去哪所學校、接受哪位教練的訓練提供建議和想法。而這些都涉及到前往海外生活和培訓,所以我們很早就意識到,這是我們必須做出的犧牲。而Joseph早就下了決心,他從很小的時候,便是這樣勇往直前,所以我們也沒有過多的猶疑。」

Singapore's Schooling Joseph poses with his gold medal on the podium of the Men's 100m Butterfly Final during the swimming event at the Rio 2016 Olympic Games at the Olympic Aquatics Stadium in Rio de Janeiro on August 12, 2016.   / AFP / GABRIEL BOUYS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ABRIEL BOUYS/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加坡金牌泳將Joseph Schooling。(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ABRIEL BOUYS/AFP via Getty Images)

一路引導兒子前往美國

他們被Joseph的信念所激勵,Joseph從很小的時候起,每次出席Colin家族聚會時,都會對其叔祖父Lloyd Valberg的成就欽羨不已。Valberg是1948年新加坡第一名奧運運動員,在跳高項目中名列第14名。

May回憶說,她的兒子與水有一種天生的連結,他會抓住每一個在泳池裡游泳的機會。Joseph也對獲勝產生了強烈的慾望,並經常和年紀較大的孩子進行比賽。

她說:「Joseph討厭失敗,但當他失敗時,我們通常會讓他一個人靜靜待著。我們從沒責備過他;我們自己也是運動員,所以也知道失敗的痛苦。我們說過,只有在他輸了比賽後發脾氣時,才會對他稍加管控,但我記得他從不曾這麼做過,通常,他會悄悄地走開,分析自己的不足之處,然後敦促自己改善。」

年輕的Joseph每贏一次,Colin和May就相信,他們的兒子在適當的指導和培訓下,肯定能達成自己的目標。

他們一家四處尋找具有頂級游泳教練的學校,最終選擇進入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的博爾斯學院,該校的游泳隊由奧運金牌得主Sergio Lopez指導。

然而,從舒適的家來到陌生的環境,對十幾歲的Joseph來說並不容易,即使他明白自己正在正確的軌道上追求自己的夢想。對他的父母來說,情況同樣艱難,他們不僅得拿出大量積蓄、賣掉部分投資,還得暫時擱置自己的生活習慣,從遠處照顧兒子的身心健康。

有時他們會去傑克遜維爾探望他;有時也會打長途電話關心。May回憶說,有一次Joseph在電話裡說他想家了,他在回家和堅持下去這兩個想法間猶豫不決。

她說:「我和Joseph總是會冷靜地討論利弊。在討論結束時,我總是會告訴他:『最後的決定權在你的手上。』我從來沒有堅持要他怎麼做,以便他能在成年前學會掌握好自己的生活。是的,我丈夫和我投入了許多的時間和精力,但我們不會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身上,他必須為自己的人生選擇負責。我覺得重要的是,Joseph需要知道,無論輸贏,都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他必須對自己負責。」

支持讓這一切簡單了一百萬倍:Joseph Schooling

Joseph最終很好地承擔起了這個責任,並開始在區域性和國際舞台上贏得獎牌。美國各所大學開始注意到他並試圖招攬他,他最終決定於2014年進入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拜師著名的教練Eddie Reese。

事實證明,這個選擇非常明智,Joseph在Reese的指導下,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並最終在里約熱內盧的比賽中迎來了自己的輝煌時刻。他竟在自己最擅長的100公尺蝶式游泳項目中,從他的偶像Michael Phelps手中贏得了寶貴的奧運金牌。

Joseph實現了夢想,如今正致力於在東京奧運中捍衛自己的金牌,並最終開啟下一階段的生活。Joseph很清楚一件事: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父母,他便不可能取得奧運獎牌,自己的人生也會大有不同。

這位25歲的運動員從他目前所在的維吉尼亞州培訓基地透過電子郵件採訪告訴新加坡Yahoo新聞:「站在頒獎台上和他們分享這份榮耀,對我而言就是全部,而我知道,這對他們而言,也是一切所在,這讓整個情況顯得美麗且意義非凡。有了他們的支持,這些重要、看似艱難的事無疑簡單了一百萬倍。我爸給予的教育比較偏向嚴厲之愛這一面向,他知道我有這個能力,所以每次我抱怨或發牢騷時,他通常就會給我更嚴厲的反應。而我媽則走溫馨路線,她會擁抱我,告訴我一切都沒關係,只要我開心就好。他們以自己的方式互補,鼓勵我,讓我能堅持實現目標。」

高潮起伏之旅的甜蜜回味

對於Colin和May來說,現在他們可以和Joseph一起品嘗這趟高潮起伏之旅後的甜蜜回味了。他們對那些同樣夢想著奧運榮耀的孩子的父母有什麼建議呢?

Colin認為應該全心全意地參與孩子們的雄心壯志。他說:「如果你無條件地愛你的孩子,你就會確保他們對自己在做的事情富有激情,然後你便會不由自主地為他們的熱情所傾倒著迷。」

另一方面,May則告誡說:「渴望奧運榮耀的得是孩子們,而不是父母,否則,父母肯定會把孩子逼到受不了放棄的地步。

你得支持你的孩子;而不是透過你的孩子來實現自己的夢想。你必須坦誠面對自己。」

免責聲明

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