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五大邀請賽地位有別,「老虎盃」威脅「金熊盃」

羅開Golf 頻道
高爾夫》五大邀請賽地位有別,「老虎盃」威脅「金熊盃」
高爾夫》五大邀請賽地位有別,「老虎盃」威脅「金熊盃」

【羅開新聞中心Minsey Weng綜合報導】如果按照原本的2019-20年美巡賽季,本週將在德州Fort Worth(沃斯堡)地區的Colonial Country Club(殖民地鄉村俱樂部)進行Charles Schwab Challenge(嘉信挑戰賽),不過今年「殖民地之戰」延至六月十一日那週舉行,屆時將重新啟動先前受到新冠肺炎病毒疫情中斷的行程。

美巡賽有五大邀請賽,前身為殖民地邀請賽的嘉信挑戰賽便是其中一站,另外四站為Arnold Palmer Invitational presented by MasterCard(阿諾帕瑪邀請賽)、the Memorial Tournament presented by Nationwide (紀念邀請賽)和RBC Heritage(傳承盃邀請賽),以及本季新加入的The Genesis Invitational(捷恩斯邀請賽)。

相較於一般的美巡賽,冠上「邀請賽」自然會壓縮名額,通常介於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二人之間,加上主辦單位還會保障世界排名五十的非會員選手參加,所以前一年聯邦快遞盃前一百二十五名的種子選手不見得能夠取得一席之地,不過為了彌補先前疫情造成的場次減少,今年嘉信挑戰賽將從一百二十人名單擴編至一百四十四人。

事實上,隨著Quicken Loans National(國家邀請賽)停辦,去年的美巡賽只剩四大邀請賽,不過Tiger Woods(老虎‧伍茲)改抱每年固定在Riviera Country Club(里維拉鄉村俱樂部)進行的「洛杉磯之戰」-The Genesis Open(捷恩斯公開賽),並在今年升格為The Genesis Invitational(捷恩斯邀請賽)。

捷恩斯搖身變為「老虎邀請賽」,而且還和帕瑪和「金熊」Jack Nicklaus(傑克‧尼克勞斯)的紀念賽,並列美巡賽三大傳奇人物主辦的邀請賽,冠軍均獲得三年的美巡賽種子豁免權。

相較之下,傳承盃和嘉信盃各有兩年,顯示五大邀請賽地位大不相同。然而,真的不能怪美巡賽大小眼,因為三大邀請賽除了擁有名頭響亮的主辦人之外,參賽陣容說明了一切,今年的總獎金更達到九百三十萬美元的水準。

回顧去年的這五場賽事,六月初在俄亥俄州Muirfield Village Golf Club(繆菲德高爾夫俱樂部)落幕的紀念賽,最後奪冠的Patrick Cantlay(派崔克‧坎特雷)大賺六十八分,而捷恩斯冠軍J. B. Holmes(約翰‧霍姆斯)和笑傲佛州Bay Hill Club & Lodge(灣丘高爾夫俱樂部)的Francesco Molinari(法蘭契斯柯‧墨利納瑞)雙雙新進帳六十四分。

至於我國選手潘政琮的傳承盃獲得五十八分,最差的是嘉信盃的羅相煜(Kevin Na),落袋五十四分。隨著捷恩斯公開賽在今年二月進入邀請賽行列,參賽陣容更強了,澳洲名將Adam Scott(亞當‧史考特)獨得七十分,而帕瑪邀請賽似乎也得到「比價效應」,英格蘭選手Tyrrell Hatton(泰瑞‧海登)在疫情衝擊前的最後一站帶走價值六十六分的冠軍盃。

向來在名人賽隔週於南卡州Harbour Town Golf Links(哈伯鎮高爾夫球場)開打的傳承盃,接下來移至六月十八至二十一日的檔期,也就是嘉信盃隔週,而「金熊盃」換成七月十六至十九日,不過今年能否保住五大邀請賽之首的地位,還得看各大球星的出席狀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