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網球名將教練之子,伯格卻在美巡賽發熱

羅開Golf 頻道

【羅開新聞中心Minsey Weng綜合報導】就遺傳基因來說,如果Daniel Berger(丹尼爾‧伯格)從事網球運動,或許有機會像父親一樣,拿幾座ATP Tour(職業網球巡迴賽)冠軍,後來選擇了高爾夫,不過上週在Charles Schwab Challenge(嘉信挑戰賽)笑擁個人第三座美巡賽冠軍,再次證明當年「棄網從高」的正確決定。

這位來自佛羅里達的美國新生代好手,其父Jay(傑)是成名的網球選手,職業生涯擁有三座ATP冠軍的資歷,四度打進決賽的紀錄中,有兩次分別敗給前世界球王John McEnroe(約翰‧馬克安諾)和華裔名將張德培, 1990年四月的世界排名最高來到第七,三年後丹尼爾才出生。

退休後的老伯格成為美國網壇的知名教練,曾任美國網協國家教練和邁阿密大學網球隊總教頭,並調教出世界排名最高第八的美國選手Jack Sock(傑克‧索克),但永遠無法在職業網壇複製另一位伯格,不過丹尼爾同樣踏上巡迴各地的運動生涯,差別在於腳下的場地從Court(網球場)變成Course(高爾夫球場)。

事實上,伯格父子的血液中都有高爾夫基因。原來丹尼爾的奶奶就是一位出色的業餘選手,而這項天賦多年後由孫子發揚光大,如今在世界上最高層級的美巡賽勝數與父親平起平坐,不過生涯世界排名最佳十八,離多年前在網壇的那位伯格還有十一步之遙。

有位職業教練級的父親,伯格自然從小在網球場打滾,不過隨著姐姐參加高爾夫課程,從此改變丹尼爾的人生。

接下來的故事發展是姐姐半途而廢,弟弟取而代之,沒想到反而催生出伯格家隔代遺傳的高爾夫天分,即使當時丹尼爾已經十一、二歲的年紀。

伯格很快展現才華洋溢的一面,進而挺進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校隊,其中2013年春天贏得兩座冠軍,業餘世界排名高居第六,加上NCAA Championship(全美大學業餘錦標賽)個人賽並列第二,那一學年以平均69.36桿領先大西洋沿岸聯盟,隨後決定提前離開大學。

同年底,伯格順利考取今天改為光巡賽的威巡賽,所以當他在2014年展開職業生涯第一個完整球季時,還不到二十一歲,結果菜鳥球季靠著八場比賽打進前十,包括一個第二和兩個第三,以獎金榜十六名直升美巡賽。

伯格轉職業後的發展一帆風順,2015年初差點贏得The Honda Classic(本田菁英賽),最後延長賽敗給愛爾蘭名將Padraig Harrington(派洛‧哈靈頓),另外在BMW Championship(寶馬錦標賽)屈居第二,也讓他成為唯一打進Tour Championship(巡迴錦標賽)的菜鳥選手,年終獲選一生只有一次機會的年度最佳新人。

伯格終於在2016年六月的FedEx St. Jude Classic(聖朱德菁英賽)證明自己的實力,以三桿之差擊敗Phil Mickelson(菲爾‧米克森)、Brooks Koepka(布魯克斯‧柯普卡)和Steve Stricker(史蒂夫‧史崔克),隔年又回來衛冕冠軍大業,兩週後差點添得Travelers Championship(旅行家錦標賽),可惜延長賽敗給Jordan Spieth(喬丹‧史畢斯),不過世界排名創下生涯最高的十八。

回顧伯格的美巡賽前三年球季,每年都在進步,分別進帳3,028,901、3,290,764 和4,287,161美元,遠遠超過父親在ATP生涯累積的992,136美元,接著在第四年遇上撞牆期,退步至1,721,763美元,但更大的考驗是在球季結束後進廠維修左手腕,以致於足足休息了四個月,2019年初,伯格重返工作崗位,雖然第四次出賽在Puerto Rico Open(波多黎各公開賽)並列第二,不過那畢竟是大賽同週的次級賽,此後愈打愈差,全年二十場比賽僅僅落袋742,340美元,聯邦快遞盃積分榜落居一百三十一,生涯首度未能打進季後賽。

經過一年的轉換和適應,伯格今年脫胎換骨,新冠肺炎病毒疫情中斷美巡賽前的五次出賽為並列三十八、並列二十九、並列第九、並列第五和並列第四,上週更在球星雲集的Colonial Country Club(殖民地鄉村俱樂部)更上層樓,生涯首度在延長賽高唱凱旋曲。

「就在贏得幾次冠軍後,我覺得一切理所當然,心想這好簡單,每年都有機會贏球,但後來發現愈來愈難。」現年二十七歲的伯格在嘉信邀請賽冠軍記者會上說道:「這裡競爭激烈,每週都有來自世界各地最頂尖的選手,不過去年花了不少時間苦練才有今天的成果,真的非常開心。」

伯格又重返進步的軌道,除了一役大賺一百三十五萬美元,更獲得生涯最高的七十二分,年初世界排名遠在一百五十四位,如今重返五十大行列的三十一名,接下來將再次挑戰當年父親的世界第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