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薩伊登豪特單季三勝,逼近南非球王寶座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羅開新聞中心Minsey Weng綜合報導】隨著兩大傳奇名將Ernie Els(厄尼‧艾爾斯)和Retief Goosen(瑞提夫‧古森)老化,南非軍團在世界高壇的版圖地位逐漸式微,像目前世界排名前五十強只剩兩人,一位是二十一名的前英國公開賽冠軍Louis Oosthuizen(路易‧威斯泰森),另一位是三十五名的新生代好手Christiaan Bezuidenhout(柯瑞斯欽‧貝薩伊登豪特)。

顯然,二十六歲的貝薩伊登豪特更讓人期待,特別是最近回家連贏Alfred Dunhill Championship(登喜路錦標賽)和South African Open(南非公開賽)兩場歐、南巡賽共站冠軍,不但創下個人新高排名,本週還有機會在DP World Tour Championship, Dubai(世界巡迴錦標賽)問鼎歐巡賽球王。

目前定居在約翰尼斯堡的貝薩伊登豪特,去年六月在兩大西班牙名將Jon Rahm(霍恩‧拉姆)和Sergio Garcia(瑟吉歐‧賈西亞)領銜主演的Estrella Damm N.A. Andalucia Masters hosted by the Sergio Garcia Foundation(安達路西亞名人賽)一戰成名,最終以六桿之差強勢封王。

隨著登上歐巡賽冠軍榜,貝薩伊登豪童年時差點死於非命的意外,也成為全球各大高爾夫媒體的話題。原來這位南非新生代好手,兩歲半時誤食裝滿老鼠藥的可樂瓶罐,雖然大難不死,但神經系統受損,留下容易引發焦慮的結巴後遺症。

貝薩伊登豪特從此變得非常內向和自閉,害怕跟人說話,不過後來在心理醫生的幫助下慢慢克服,也愈來愈有信心在公開場合說話,只是小時為了治療結巴,十四歲起開始服用Beta受體阻滯劑,沒想到卻成為他最難以承受的痛,差點搞砸其高爾夫生涯。

事件就發生在2014年,貝薩伊登豪特遠赴北愛爾蘭參加英國業餘錦標賽,當時首回合繳卡被告知要進行藥檢,而他也註明自己正在服用對抗結巴的藥物。兩個月後,正當貝薩伊登豪特備戰Eisenhower Trophy(艾森豪盃)時,得知藥檢結果幾乎崩潰,所幸後來申訴成功,兩年的禁賽懲處縮短為九個月,但也因此錯失代表國家參加艾森豪盃的機會。

貝薩伊登豪特順利走過那段黑暗期,2015年十月轉入職業,隔年初差點贏得南非公開賽冠軍,最後以兩桿之差敗給同胞選手Brandon Stone(布蘭登‧史東),錯失直升歐巡賽的機會,不過年底在南巡賽的Sun Fish River Challenge(太陽魚流挑戰賽)突破首勝,只是未能通過歐巡賽資格考的測試。

沒關係,貝薩伊登豪特在一年後證明自己的實力,總計2018年的菜鳥球季共參加二十六場比賽,驚險以一百零五名保住飯碗,不過2019年開始展現競爭力,除了稱霸安達路西亞名人賽之外,另外繳交三張前三的佳作,其中BMW PGA Championship(歐洲PGA錦標賽)的並列第三,把他送進世界排名百大之林,歐巡賽年終排名進步至十八位。

時序換成2020年,貝薩伊登豪特在Omega Dubai Desert Classic(杜拜沙漠菁英賽)又製造絕佳機會,可惜延長賽不敵澳洲選手Lucas Herbert(盧卡斯‧赫伯特),但三週後回家贏得Dimension Data Pro-Am(迪曼遜配對賽),一舉突破世界排名五十大的關卡,並取得奧古斯塔名人賽的一席之地。

靠著世界排名前五十,貝薩伊登豪特連打了十場美巡賽,包括兩場大賽和兩場WGC系列賽,但未能像同胞選手Erik van Rooyen(艾瑞克‧范魯原)那樣,賺取足夠前進美巡賽的聯邦快遞盃積分。

兩個多月前在美國公開賽名列五十五後,貝薩伊登豪特回到歐巡賽戰場,期間也折返美國出席名人賽,最後並列三十八,接著在南非三部曲打出並列十五、冠軍和冠軍的佳績,如今世界排名三十五,歐巡賽的杜拜追逐戰積分榜高居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