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爭議事件】只當兩天的加拿大英雄 Johnson因禁藥丟金牌

·Writer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在短暫的一瞬間,班·強生(Ben Johnson)在1988年的夏季奧運會,以加拿大國家英雄之姿嶄露頭角。在加拿大田徑運動員的歷史上,從沒有人經歷過這麼陡峭的大起大落。這一切都因為強生被驗出服用類固醇,金牌資格被取消。他一百公尺9.79秒的成績,堪稱夏季奧運會的重大盛事。

接著,我們將介紹班·強生的大起大落,以及他在南韓首爾因類固醇而蒙羞的始末。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Jamaican-born Canadian Ben Johnson (C) crosses the finish line to win the Olympic 100m final in a world record 9.79 seconds on September 24, 1988 at Seoul Olympic Stadium. Carl Lewis from USA (l) took second place. Johnson, nicknamed as
在短暫的一瞬間,班·強生成為了加拿大的國家英雄,但隨後的類固醇檢測陽性毀了他的形象,並且再也沒有恢復。 (Photo by ROMEO GACAD/AFP via Getty Images)

強生以加拿大頂尖運動員的身分參加了1988年的夏季奧運會,這是因為他在1987年表現優異。在羅馬舉辦的世界田徑總會(IAAF)世界冠軍賽中,強生跑出了當時的世界紀錄9.83秒,擊敗了卡爾·路易斯。強生曾於1987年四月獲頒加拿大勳章,這是該國最高的平民榮譽獎項。並曾贏得盧·馬什獎盃的加拿大最佳運動員,以及該年度的美聯社年度最佳運動員。那時的強生,以國際明星選手的聲勢急速竄升,也是路易斯的最大威脅。路易斯自己也是在1984年奧運上,以令人驚艷的成績奪得一百公尺的金牌後,成為冉冉升起的新星。在羅馬的賽事之後,路易斯發誓不會再次輸給強生,並且用一種不指名道姓的方式,暗示強生使用了類固醇。

「有很多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傢伙。我覺得不靠藥物是辦不到的。」強生奪得1987年的勝利後,路易斯用嘲諷的口吻說。

與強生同期的一些加拿大人曾懷疑他濫用藥物,尤其是一些多倫多的運動員。但在1988年的夏季奧運會之前,這些懷疑大多遭到了駁回。如今只能想像在當時的短跑群體中,藥物濫用的情形有多麼廣泛,儘管所有的必要證據都已經記錄在案。

隨著路易斯和強生之間的好戲接近高潮,那場比賽開始了。強生跑出了9.79秒並改寫世界紀錄,路易斯則跑出9.92秒的成績。而林福德·克里斯蒂,在1980年代末期到1990年代早期影響力第三的短跑選手,最終以9.97秒跑到終點。接力賽選手凱爾文·史密斯以9.97秒的成績獲得第四位。這是田徑史上第一次有人在一百公尺比賽跑進十秒但只得到第三名(原本是第四名,但在強生失去資格後遞補為第三名。)

強生擊敗了當時世界上最有名望的田徑選手,成了加拿大的國民英雄。兩天後,強生的尿液樣本測試顯示康力龍為陽性。康力龍是一種合成類固醇,強生瞬間名譽掃地,經歷了在整個奧運史上都沒有前例的大起大落。

路易斯遞補獲得金牌,克里斯蒂得到銀牌,史密斯則得到銅牌。

當時大眾對這場比賽的反應如何?

CANADA - JUNE 12:  Media circus: Throngs of journal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surround Ben Johnson as he leaves the Dubin inquiry following testimony   (Photo by Ron Bull/Toronto Star via Getty Images)
成群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圍繞著班·強生,後者已陳述完證詞,正要離開杜賓調查庭。 (Photo by Ron Bull/Toronto Star via Getty Images)

剛開始,強生因為擊敗了路易斯而為國爭光,受到整個加拿大的盛讚。

「對加拿大來說這是個美妙的夜晚」加拿大總理布萊恩·穆爾羅尼在比賽結束後不久,這樣對強生說。

在賽後的記者會上,強生忍不住誇耀起自己的成就。

「我想說,我的名字是小班傑明·辛克萊·強生,這個世界紀錄將保持50年不被打破,甚至100年。」他大聲說。

「金牌這種東西,沒有人能從你手上把它奪走。」

但是強生花了將近一小時才給出尿液樣本,還在期間灌下了八到十瓶的淡啤酒,顯然事情有點不對。

國際奧會的藥檢主席,亞歷山大·德·梅羅德王子,將一張紙條遞給了加拿大的大使卡羅·安·萊瑟寧,通知她強生的樣本檢定為陽性。迪克·龐德,未來的國際奧會主席,以強生的執行法律代表身分出席,但沒能扭轉結果。蒙羞的強生必須將金牌交還給萊瑟寧。之後,他在1987年世運賽奪得的金牌也遭到剝奪。

從首爾抵達多倫多機場時,強生收到了無情的噓聲,並盡力隱藏在公眾視線之外。為了處理強生藥檢陽性的事件,加拿大政府召開調查庭,也就是杜賓調查庭。在那裡,強生承認自己說謊,並且最早在1981年就使用了類固醇。調查庭總計召開了89天,傳喚了122名證人。

對未來奧運賽事的影響?

強生藥檢陽性的事件,標誌著田徑黃金時代的終結。直到八年後,加拿大選手多諾萬·貝利於1996年的亞特蘭大夏季奧運會,乾淨地跑出了9.84秒的世界紀錄,田徑運動才得到復興,和美國兩百公尺高手選手麥可·詹森互別矛頭。

這起事件更標誌著單純信任的日子一去不回。只要提到田徑,質疑總像一抹烏雲壟罩著比賽。直到尤塞恩·博爾特以有史以來最偉大田徑運動員的形象橫空出世,這種普遍的質疑才逐漸消散。

1991-2000間的美國奧委會藥品管制局局長韋德·艾克森揭露,路易斯在1988年的奧運選拔賽中,曾在檢測出極小量的三種類固醇,認為路易斯在首爾賽事前就應喪失資格。世界田徑總會檢視此事,稱美國奧委會為路易斯的樣本做了適當的審查程序,並允許他留下獎牌。然而,後續的質疑如烏雲久久不散。

ESPN頻道播放了「三十年三十大」系列紀錄片,其中有部名為「9.79秒」的紀錄片。片中詳盡地紀錄了整場比賽。這部紀錄片相當值得一看。在八名參賽者中,只有兩名選手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不曾在禁藥檢測中得出陽性。這場比賽也被稱為「歷史上最不乾淨的比賽」。對一場在運動史上如此醜惡卻又十分關鍵的比賽來說,這是個很合適的稱呼。

這些人現況如何?

強生在1990早期試圖回歸,並經歷了一段奇妙之旅。他短暫訓練了已故的迪亞哥·馬拉度納,並承認在1999年,他受雇於前利比亞總理穆安瑪爾·格達費,擔任他兒子足球隊的教練。

在2005年,他發表了班·強生精選,一個失敗的服裝與補充品品牌。

在2006年三月,強生直率地嘲諷了自己身陷醜聞的經歷,為一個名為「獵豹(Cheetah)能量脈衝」的能量飲料代言。透過和產品名的諧音來影射他甩不掉的「作弊者(Cheater)」標籤。這次代言受到了普遍的批評。儘管強生在全國廣告明星為產品代言,但這件事只讓他的形象雪上加霜,並讓提醒了年輕的運動迷他不光彩的職涯。

在2017年,強生再次利用了這段過往,來為澳洲賭博業者「賽博娛樂」的Android應用程式宣傳。當時的廣告標語是「給安卓下點猛藥」,並號稱「速度和力量檢測都是陽性,屢試不爽。」

強生曾對他的前任律師艾德·福特曼發起價值三百七十萬美金的訴訟,並在2012年被安省高等法院駁回。在那之後,他就很少出現在公眾的目光前,大多數時候都在多倫多與孫子作伴。

【延伸閱讀】

👉【奧運爭議事件】1972年美國vs.蘇聯 史上最具爭議的男籃金牌戰

👉【奧運傳奇時刻】一時瑜亮 亞洲鐵人楊傳廣與美國好兄弟Rafer Johnson

👉【奧運傳奇時刻】羽壇「黃金佳偶」王蓮香、魏仁芳 為印尼贏得奧運首金

奧運相關影音

免責聲明

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