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威儒專欄》直擊今年溫布頓的防疫措施 球員和觀眾分道嚴禁接觸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強烈管制下,還是有許多觀眾入場,可見得溫布頓公開賽,仍然是網球的最高殿堂。盧威儒提供
在強烈管制下,還是有許多觀眾入場,可見得溫布頓公開賽,仍然是網球的最高殿堂。盧威儒提供

因為COVID-19 疫情,雖然西方各國已逐漸解封,但對於溫布頓的舉辦,主辦單位給於最高規格的防疫措施,希望能降低球員及團隊染疫的風險。所以今年的溫布頓,為了配合防疫,有許多有別於以往的改變。

首先2021年的溫布頓公開賽,將球員匡在比賽泡泡中,就是官方酒店、交通車上、及溫布頓會場球員的指定活動區域。

官方方酒店外的英國國會大廈  大笨鐘,但只能遠觀,不能近看。盧威儒提供
官方方酒店外的英國國會大廈 大笨鐘,但只能遠觀,不能近看。盧威儒提供

溫布頓公開賽,這一次規定,只要是球員及球員的團隊,即便你是英國人,也要住進官方酒店- Park Plaza Westminster Bridge London。這酒店位置非常棒,從大廳就可以看到大笨鐘、及國會大廈。但很抱歉,這一次會外賽及會內賽第一個星期,這個酒店完全被封鎖,外面被一道綠色的木牆隔開來,只留一個有管制的車道。所有在管制區的人,不能出去,所以即便倫敦的美景近在眼前,但是不能過去拍個照。整間酒店只給溫布頓公開賽的球員、團隊居住,包三餐、包洗衣、還有健身房,要在這一區活動,一定要隨身帶著球員及球員團隊的證件。

酒店COVID-19的檢驗中心。盧威儒提供
酒店COVID-19的檢驗中心。盧威儒提供

球員及團隊,進來這個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一樓的檢測中心,掃條碼建立資料後,開始第一次的PCR檢測,檢查完,你只能進到你的房間,等待到mail通知你檢測是陰性後,就可以正式在比賽泡泡中活動。 每兩天一次快篩,每三天一次PCR,非常的嚴格。溫布頓的第二個星期,因為有三分之二的球員和團隊離開,所以酒店有釋出六樓以下的房間和空間,給一般外面遊客。將所有的泡泡移到六樓以上,也將球員和外面遊客完全的分開來,不可能碰在一起。

球員每兩天一次快篩,每三天一次PCR。盧威儒提供
球員每兩天一次快篩,每三天一次PCR。盧威儒提供

每個球員都被要求交通車,一般是大巴士,專車一般留給大種子坐。大巴士裡通常一排只坐一個人,人數到一定數目時,就關門走了,避免群聚。且規定上交通工具,還不能戴一般的口罩,得換上大會準備的醫療口罩。

到處都被要求要酒精洗手。盧威儒提供
到處都被要求要酒精洗手。盧威儒提供

溫布頓會場中,到處都是乾洗手及酒精液,還有口罩。進入某些區域,如 Aorangi 的熱身區,每次進去都被要求按酒精液洗手。另外要求遵守所謂的 One way system,所有球員的活動區,地上都畫上箭頭,只能順著箭頭方向移動,不能反過來走,會被工作人員糾正。另外每個空間的入口及出口,放有機器計算這個空間的人員數,若超過人數限制,管制人員就會不給人進入,除非有人出來。

另外像之前所有的比賽,教練的證件,可以進入球員的locker room,但這一次教練不被允許進入。而球員在進入沖澡間前,也被要求在沖澡間前的房間,在一格一格的位置上,先脫掉衣服,才能走進去沖澡。

都必須按箭頭行走。盧威儒提供
都必須按箭頭行走。盧威儒提供

運動傷害治療室,則要求所有的人員要帶上口罩外,治療師還要穿上防護衣和手套,為自己的球員治療。

到處是防疫相關的措施。盧威儒提供
到處是防疫相關的措施。盧威儒提供

在溫布頓公開賽正式開始後,觀眾進來到會場,除了得先繳交快篩証明外,所有觀眾的區域,完全和球員及球員團隊分開來。本來彥勳的比賽,有拿到一張ground pass要給我們的英國體能訓練師James,但因為臨時拿到票,體能訓練師來不及取得檢驗証明,所以無法進來會場……

球員的熱身,全在後面的Aorangi Pavilion那一邊的練習球場。往年會開放觀眾進來看球員熱身練習,今年則將觀眾隔在比賽場地那一邊,不得進來。

球員都被統一帶進球場比賽。盧威儒提供
球員都被統一帶進球場比賽。盧威儒提供

往年所有的球員要上場時,全部到中央球場的球員休息室集合,再由專人統一帶到出賽球場。今年則是以中央球場為分界,上半部的14號、15號、16號、17號球場及一號球場比賽球員,全部在Aorangi Pavilion這一邊集合;中央球場、2 、 3、4 、5 、6 、7、8 、9 、10 、11 、12號球場,則在原本中央球場的主要休息室出發,徹底做到 「球員及團隊分流」,不像以前全集中在前面。

今年球員的團隊,要去幫自己的球員加油,必需跟著引導球員進比賽場的隊伍,一起走進去球場,並有劃分專屬的球員團隊及工作人員區域,完全和一般觀眾是分開的。比賽完,回到球員休息區,也是由專人帶著回去,整個過程不能和觀眾有任何的接觸…不像以前,搞不好觀眾會圍過來,請球員簽名或照相,這一次完全不行,會被引導人員擋下來。 像我們這一次在第十球場比賽,這 4 、5、 6、 7、 8、 9、 10、 11 球場,如我畫的兩條黑線,這兩道一般觀眾是不能進來的,只有球員的團隊和工作人員可以進來。

專人引導選手到比賽區,團隊也只能坐在特定的區,球場另外一面則是觀眾坐的。盧威儒提供
專人引導選手到比賽區,團隊也只能坐在特定的區,球場另外一面則是觀眾坐的。盧威儒提供

整個過程,就是嚴禁在泡泡中的我們,不管是球員、球員團隊、工作人員…等,都不能和現場觀眾接觸,除了比賽有機會走進會場外,其他時間我們只能在球員活動的區域。我們也只能看自己球員的賽事,不能像以前一樣,可以到處走到處看別人的比賽了,到處亂拍照……因為這樣就算離開泡泡,無法再進來泡泡了。

觀眾第一星期,只開放以往的25%進場,第二星期要看情況,再討論開放多少觀眾進場。

在強烈管制下,還是有許多觀眾入場。盧威儒提供
在強烈管制下,還是有許多觀眾入場。盧威儒提供

COVID-19 肆虐下的溫布頓公開賽,有許多不同以往的防疫措施,對球員及我來說,都感到非常的新鮮,但也確保了這項賽事,得以繼續進行。也值得台灣將來辦理國際賽事時,做一些參考。

(作者盧威儒是球員盧彥勳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