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B/正義鷹大俠】緬懷國寶棒球播音員「道奇之聲」Vin Scully的傳奇生涯(下)

·Yahoo奇摩運動專欄作家

 

文/正義鷹大俠(訂閱《MLB星系》,享受更多MLB專業好文)

「不僅是棒球播報, 亦是為人處世的典範。一個人的偉大不在於做多少事,而在於影響多少人。」轉播棒球資歷近30年的資深球評曾文誠悼念Scully

接續上篇:緬懷國寶棒球播音員「道奇之聲」Vin Scully的傳奇生涯(上)

1936年世界大賽G2,紐約洋基游擊手Tony Lazzeri開轟,該役他1人就包辦5分打點。(Photo by Mark Rucker/Transcendental Graphics, Getty Images)
1936年世界大賽G2,紐約洋基游擊手Tony Lazzeri開轟,該役他1人就包辦5分打點。(Photo by Mark Rucker/Transcendental Graphics, Getty Images)

藍皮橘骨?!

Vin Scully和老布希總統2位日後皆成就大事的年輕球手彼此交會,似乎暗喻著他們日後各自的傳奇開端,但其實遠在此之前,Scully對於棒球的愛…或者該說是憐憫?其實早已萌芽。

「當時我9歲,正要從(紐約)華盛頓高地的文法學校走路回家,那附近有間中國洗衣店,」回憶兒時往事,Scully彷彿仍歷歷在目:「有華人洗衣工將1張寫著比分的紙貼在窗上,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比賽的分數,但從上面看得出洋基隊以2位數比分擊敗巨人隊,讓我很震撼。我停下腳步看著比分,腦子裡的第1個想法就是:『哦,可憐的巨人隊。』這就是我成為巨人迷的原因。」

短短一席話,除了說明為何效力道奇球團超過60年的Scully為何竟會是個巨人迷,也再次展現其溫暖性格。那是1936年的世界大賽,當年仍駐軍紐約的巨人隊不僅在系列賽中敗給由「鐵馬」Lou Gehrig和「洋基快艇」Joe DiMaggio帶領的條紋軍,第2戰與慘遭封王的第6戰更分別狂丟18分、13分,也難怪會激起小小Scully的同情心。

「我記得我的學校在聖尼可拉斯街和第175街交叉口,而(巨人隊主場)Polo Grounds則在第155街,」打開話匣子,Scully的童年回憶一股腦湧上心頭:「我當年是警察體育聯盟和天主教少年聯盟的(少棒隊)成員,所以能免費看很多比賽。那時學校下課是大概2點30分,而比賽總是下午3點15分開打—當然,那時還沒有夜間比賽。所以我從學校步行20個街廓去Polo Grounds觀看,天啊,一拖拉庫的比賽。」

意猶未盡似地,Scully接續道:「偶爾我會看滿一整個主場系列賽,如果無法免費進場,我就賣掉自己的汽水瓶拿回押金,然後花5毛5分坐外野看台。」

「這就是我成長的地方,Polo Grounds,從小就是個狂熱的巨人隊粉絲,崇拜著Mel Ott(註1)。」

布魯克林道奇投手Carl Erskine(圖左)與道奇隊前老闆Walter O'Malley。(Sports Studio Photos/Getty Images)
布魯克林道奇投手Carl Erskine(圖左)與道奇隊前老闆Walter O'Malley。(Sports Studio Photos/Getty Images)

忠於藍衫軍

22歲加入道奇球團後,知所進退的Scully就鮮少展現自己是巨人迷,1957年道奇和巨人聯袂西遷、進而演變成史上著名的世仇後,公開場合他更幾乎只替道奇隊加油。縱使喜歡住在紐約,尤其是愛到百老匯看戲,Scully仍直到1962年才因為大都會成立、國聯再度有球隊進駐大蘋果,才又有機會暫時回紐約工作,舊地重遊時甚至發現自己早就習慣了西岸的閒適輕鬆、覺得老家變得比記憶中吵雜許多。只不過在這段漫長歲月當中,Scully並非完全沒想過回東岸。

1964年,也就是在開始播報道奇隊比賽的14年後,洋基隊曾開出合約、邀請Scully回鄉播球,但仔細思量後他仍決定婉拒,關鍵就在對於當時道奇隊擁有者歐馬利家族的忠誠,「他們對我很好,我的意思是(老闆)Walter O’Malley就像是我的第2個父親,真的。」提到前老闆,Scully猶是心存感激:「他非常親切,而且我幾乎將他兒子Peter當作兄弟一樣,(女兒)Terry則如同姊妹,所以跟他們家很親近(註2)。」

行語至此,Scully不忘強調:「我的意思不是說跟著他們四處閒逛玩樂之類的,畢竟我是個員工,不過和他們之間的所有相處都是美好且溫暖的。我心裡想,要離開這個工作回去(紐約)嗎?不,這就是我想要待的地方。」

Vin Scully 2016年在洛杉磯道奇主場播報的最後一個系列賽。(Photo by Lisa Blumenfeld/Getty Images)
Vin Scully 2016年在洛杉磯道奇主場播報的最後一個系列賽。(Photo by Lisa Blumenfeld/Getty Images)

心之所向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Scully老爺爺一路播球,直到2016年高齡88歲,才因為想多陪陪家人而決定引退。但是這個職涯終點站對於2010年的《紐約時報》記者Kepner來說仍是未來式,因此他照例問了Scully「還要播多久?」這個大家都好奇的題目。從當年訪談中,或許更能一窺為何Scully的播報生涯得以如此長壽?以及他惦念家人、想退休卻又下不了決定的心理轉折。

「在我心裡,(從事播報工作)一段時間後真正讓你感動的是,對你的妻子而言、這是個非常孤獨的生活,」一聊到是否退休的話題時,Scully馬上聯想起結髮快40年的老婆Sandra:「她因此做出許多犧牲,導致最後你會覺得自己不在家真的很有罪惡感。沒錯,你賺錢供養家庭,但我們有18個孫子,很多事情都是交錯發生的。」

「另外就是,當你年紀越大,(出差)坐在旅館房間時就越會聽到自己的生命時鐘滴答響起,然後你會捫心自問:『我在這裡做啥?我應該在家的。』這些都會逐漸刻印在你心裡,但問題是我真的很愛自己的工作,我能夠放棄它嗎?我不知道。」

言談中,Scully還聊到他常想起史上有名、「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溫莎公爵,「所以我想,天啊,假如他能為了老婆放棄英國王位,或許我也可以放棄棒球,但這太難了,何時能夠完全做到我也不知道。以我的想法也許可以淺嚐即止、只播主場賽事或是直接走下主播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老闆會怎麼說?他或許會講:『你懂的,我們需要全職員工。』那我就會回說:『好的,既然這樣,那會讓我接下來的安排簡單許多。』所以我們等著看,我也還沒有答案。」

2021年1月3日,Sandra因為漸凍人疾病,離開了忙碌多年後終於有時間全心全意陪伴她的丈夫身旁;19個月後,Scully也揮別他最愛的道奇隊與棒球,飛往天堂與愛妻會合。1位棒球國寶離世,教會我們的不僅僅是為了鍾愛的興趣全心投入,還有珍視家人、情感,以及寶貴的為人處事態度。(全文完)

※本文編譯改寫自Pulling Up a Chair With the Great Vin Scully,作者為Tyler Kepner

註1:Mel Ott為名人堂外野手,生涯22年皆效力紐約巨人隊,共累積3成04打擊率、511轟及1,860分打點。他17歲即上到大聯盟、19歲站穩一軍的早慧表現,堪稱是球史早期的金童代表人物。

註2:Walter O’Malley於1950年正式成為道奇隊老闆,1979年去世後則由兒子Peter O’Malley接手,直到1998年才賣掉球隊。掌隊期間致力國際化成績斐然,包括來自墨西哥、日本和韓國的3名投手Fernando Valenzuela、野茂英雄、朴贊浩皆於陣中冒出頭並屢創佳績。

◤喜迎父親節 品牌好康下殺◢

👉SUPERDRY下殺390起 2件再88折

👉NIKE全館浪漫520起 結帳再88折

👉New Balance炫父一夏 全館5折起

精采運動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