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奧運之路】Mark Hunter父親戰勝病魔 9年後攜手奪得奧運金牌

·8 分鐘 (閱讀時間)
Britain's Zac Purchase and Mark Hunter celebrate on the podium during the medals ceremony for the lightweight men's double sculls at the Shunyi Rowing and Canoeing Park in Beijing  on August 17, 2008.  Britain won gold, Greece silver and Denmark bronze.   AFP PHOTO / FRED DUFOUR (Photo by Fred DUFOUR / AFP) (Photo by 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英國Mark Hunter(圖左)與搭檔Zac Purchase聯手奪下2008年北京奧運雙人划船項目金牌。(Photo by 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求救警報發出時,正值少年的Mark Hunter正在倫敦泰晤士河受訓,這位未來的奧運選手當時正逆流而上。

有人回報,附近的一個碼頭上有人心臟病發作,Mark立刻知道,那是自己的父親Terry。他回憶說:「看到為你付出一切的父母沒有生命跡象,真是令人非常害怕的一件事。」

1997年,去顫器四次成功挽救了Terry的性命,Mark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回到正軌」,繼續投入其發展迅速的划船事業,同時於狗島(Isle of Dogs)附近的河流載運乘客。

這是他第一次公開談論這件令人痛苦的事件,他告訴英國Yahoo新聞:「儘管當時我很痛苦,但目標一直都沒有改變。」

與大多數划船運動員不同,Mark在倫敦東區長大,精明世故,並且從小就想為西漢姆隊(West Ham)效力。他的父親是米爾沃(Millwall)白楊、黑牆和地區划船俱樂部 (Poplar Blackwall & District Rowing Club) 的教練。儘管如此,他仍堅持讓兒子們嘗試練習羽毛球、柔道和足球,讓他們透過運動來表達自己。

11歲的時候,Mark還很怕在划槳船上不平衡的感覺。然而三年後,他看到Greg和Jonny Searle在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會贏得雙人舵手項目冠軍。Mark說:「奧運讓我感到震撼,從那時起,我便想著要贏得一枚獎牌。小時候,我有許多瘋狂的夢想,我想成為跟大家不一樣的人。」

我學校的朋友和老師們都不懂划船,但它獨一無二,對我有特殊的意義。激勵我投入這項運動的主要動力是向人們證明,我太矮小、非菁英背景的出生並不重要。」

然後Mark告訴Terry,他在列一個目標清單。長期擔任教練的Terry說,他更務實。「我總是對父母說,要讓目標更加觸手可及;這點非常重要。重點並不在於贏得奧運金牌。所以,我們打破了常例,開始朝成為英國16歲以下最佳選手的目標前進。他成功完成了清單上的每一個項目。」

Mark在北京與他的母親、父親和弟弟Ross慶祝贏得2008年奧運金牌 。(Mark Hunter提供)
Mark在北京與他的母親、父親和弟弟Ross慶祝贏得2008年奧運金牌 。(Mark Hunter提供)

從那之後,他連續16年為英國出征。這也代表,Hunter父子無暇享受暑假,而是進軍國內外的大小划船比賽。Mark在2012年倫敦奧運結束後退役,Hunter太太說她整個夏天都在忙花園的事。

Terry談及身為奧運選手父母的生活時說:「很多父母在這個過程中,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如果你希望你的孩子能成功,這是一種全面的承諾。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而最重要的,是要能享受其中過程。」

特別是當父母是什麼都會的教練和父親時,更是如此。但Terry很快就把Mark交給了另一名教練,繼續他的訓練之旅。Mark承認:「我在民間運動中,看到了家長們不願放手的情況。有一位身為教練的父母,便須適當地將家庭生活和訓練生活分開。有時,這會在家人間帶來毀滅性的傷害。我爸選了適當的時機。這很不容易,但我非常感謝他這麼做了。」

Terry Hunter(左)1997 年在河邊心臟病發後倖存下來。(Mark Hunter提供)
Terry Hunter(左)1997 年在河邊心臟病發後倖存下來。(Mark Hunter提供)

Mark在2001年進入了英國資深隊,並於2004雅典奧運前自八人隊轉入四人隊,這支隊伍最終於雅典奧運名列最後一名。三年後,他和單人雙槳世界冠軍Zac Purchase搭檔。他們兩人第一次一起划船是在一月某個寒冷的早晨,船上還掛著冰。他們當時立刻意識到,在北京奧運開始前,「某種特殊的情況正在發生」。

英國從來不曾贏得奧運輕量級雙人划船金牌,但Mark有豐富的知識,而Purchase仍非常年輕、無所畏懼、未曾受傷,也不曾受奧運墊底汙名的折磨。

Terry補充說:「我從經驗中學到,多年磨合才能成就完美的夥伴關係。在Mark和Zac的關係中,你看到的是合而為一的兩名運動員。看起來非常奇妙。」

在奧運年來臨之際,他們仍須證明自我。要想從世界第三躍升到世界第一,他們的速度必須再加快三秒鐘。這對搭檔和教練Darren Whiter將他們800多場訓練成果的範圍縮小到差距只在數秒內的微小差異。

Mark和其划船夥伴Zac Purchase(中)與他們的丹麥對手進行了數場驚險的競賽。(Mark Hunter提供)
Mark和其划船夥伴Zac Purchase(中)與他們的丹麥對手進行了數場驚險的競賽。(Mark Hunter提供)

在世界盃划船競賽中,他們與三年來不曾被擊敗的兩屆世界冠軍丹麥隊進行了一場「殊死戰」。這對搭檔面對丹麥隊,明白他們的「無敵神話」已然被打破了。在贏得比賽後,Purchase忍不住哭了出來,並告訴他的隊友,他相信奧運金牌就在眼前,觸手可及。現在人們的注意力從這場賽事中原本的狼,轉移到這場賽事中的羊。

六週後,在北京奧運決賽上,Terry說:「比賽還沒結束,我就已經哭了」,他們的優勢顯而易見。「我只有在我的孩子們身上能感受到這種感覺。我和其他的運動員,也經歷過各種成功和失敗的時刻,但只有你的骨肉才能讓你忍不住流下眼淚。」他筋疲力盡的兒子後來坐在他的房間裡,想著「Steve Redgrave是如何像這樣經歷五次的?」

接下來的一年,Mark在加州擔任教練,後來才與Purchase被說服回來參加2012倫敦奧運。這位來自倫敦東區的男孩知道在自家後院進行比賽的重要性,但這最終讓Mark經歷了三場截然不同的奧運體驗:「美好、糟糕和醜陋」。Mark表示:「比賽墊底是糟糕的體驗,贏得榮譽是美好的體驗,而倫敦的體驗則很醜陋。」

年輕的Mark Hunter和他的划船偶像Steve Redgrave爵士的合影。(Mark Hunter提供)
年輕的Mark Hunter和他的划船偶像Steve Redgrave爵士的合影。(Mark Hunter提供)

名義上,他們是奧運紀錄保持者,以及兩屆世界冠軍的熱門隊伍,但他們在倫敦奧運上的表現卻不穩定。陷入困境的他們雖然進入了決賽,但就算他們有伊頓多尼的加持,還是沒能在這場史詩級的六分鐘高壓競賽中擊敗丹麥對手。Mark說,那時眼前有一線希望,但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從因落後0.61秒而敗北的震驚中恢復過來。他被雷德格雷夫拉下船,並在電視專訪中承認自己「讓所有人失望了」。

觀看Mark Hunter和Zac Purchase在 2012 年獲得銀牌後,真情流露的採訪

Terry對此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說:「在贏得奧運金牌和銀牌後,我希望Mark能保留兩項特質,伴他走過一生,為他廣開機會的大門。

我很擔心Mark會無法撐過這一關,我很擔心他不夠好。但事實並非如此,人們最後仍是對他佩服不已。重點在於給他盡可能多的運動機會、支持他,如果他在某方面能突出表現,那便是額外的收穫。」

亨特一家間的親密連結在這幾年也不斷地深化,從未有過動搖。Mark補充說:「人們常常談論偶像或榜樣,在我看來,在我小時候,父母便是我的偶像和榜樣。作為父母,現在我明白了。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成功讓我們涉略不同的活動。他們的所有時間都投入在我們身上,正因如此,我的家庭始終是我成長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免責聲明

奧運、奧林匹亞、奧運五環、奧運格言Faster Higher Stronger及相關標章與吉祥物為國際奧委會、東京奧委會或其相關機構所擁有。本網站與上述該等機構並無任何贊助或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