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Yahoo獨家專訪廖老大 放眼台灣賽車環境 廖老大拋「三個期待」有話要說

 

廖老大早年就已經參與過各種賽事,到後來成軍的D2 Racing Team,甚至遠征中國China GT和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車隊和車手一直都有很精采的表現,獎盃獎牌不計其數,當我們和廖老大、廖洋、郭國信還有技師群訪談之後,他們不僅是對於自己該做什麼、表現到哪裡,不需要任何人的提點,就會努力的把事情做到位、到好。我們進一步追問,廖老大說:「只要你願意在每個環節,都做到對自己可以交代,內心絕對不可以有『將就』的態度。」其實車隊的能力、紀律這些東西,也不用什麼白紙黑字,自然就會呈現該有的水準。

D2 Racing Team的廖老大©Yahoo!奇摩運動頻道
D2 Racing Team的廖老大©Yahoo!奇摩運動頻道

關於台灣的賽事,廖老大表示今年三大拉力賽主辦方的比賽(彭志忠、陳柏蒼、鄭秀旻),D2 Racing Team一定都會全年度參賽,而且還會贊助賽事活動,廖老大坦言不希望因為疫情的問題,車隊無法出國比賽就鬆懈,即使沒有GT等級的賽事,「那D2 Racing Team轉跑拉力賽也很好,讓各車手們能夠在不同的比賽學習。」廖老大說,希望用自己的資源帶頭,讓台灣看到世界級廠隊的精神,是怎麼努力的。除此之外,廖老大對於台灣的賽車環境,也有更多的期待。

第一個期待,是對政府的期待。雖然現在各個地方政府,對於辦理拉力賽已經進步很多,路權上也比較願意配合民間的主辦單位,但是場地賽的狀態很扭曲,「因為賽道是用BOT的方式經營,看起來政府好像有在做事了,但是卻讓業者有獨厚的心態。」廖老大補充:「一個賽車場地運作本來就有一定的成本,但是民間想要租用的時候,一天動輒就要80萬元,就算是一天有80位車手參賽,而且扣除掉比賽單位的營運開銷,一個車手一天負擔一萬塊成本,如果是辦年度賽事,跑四場就要先準備四萬元,這還不包含周邊運車、技師、車輛平常的養護成本,你說有幾個車手有辦法一直進賽道?最後還不是又變成馬路小英雄的飆仔,因為場地的門檻實在太高了。」廖老大表示自己測試打龜號的時候就碰過高昂賽道的悶虧,深知這是一個市井小民很難搆得著的場地。

廖老大強調政府要給想賽車的人一個出路©Yahoo!奇摩運動頻道
廖老大強調政府要給想賽車的人一個出路©Yahoo!奇摩運動頻道

大鵬灣賽道就是一個眼前的例子,太遠、距離因素可能是一個經營的難題,但是2019年暫停營業之前,一樣也是一個不友善賽車的環境,只要進出都是要好幾十萬,最後財團在商言商賺不到錢就放棄了,「但真的是大家不願意付錢嗎?還是那個錢大家根本付不起?」廖老大提議政府可以借鏡德國的紐柏林北環賽道,每天幾乎無時無刻都有絡繹不絕的車輛在跑,因為要進賽道的費用是很善意的價位,就可以在賽道給你安全的環境,而且還有路線上的挑戰,最重要的是享受速度的樂趣,「如果政府可以讓大鵬灣起死回生,每輛車下場只要收新台幣500元就好了,一年下來說不定賺的還比較多。」

廖老大表示,追求速度本來就是人性,如果政府願意多點投入,例如以買測速照相機的費用,「一隻算平均價250萬好了,10支就是2,500萬,如果拿2,500萬的錢,去蓋一條0-400專用的舖膠專用直線加速賽道,而且用很平實合理的價位,讓每個想玩車的人,下場只要花3、500塊錢,隨時都能去專業賽道玩車,如果能當賽車手圓夢的話,那誰還要當飆車族?」

「你們知道合法和平價的場地有什麼好處?價格親民自然就會讓民眾願意投入,再來是FIA、FIM認證的場地,所有比賽成績都是列入正式紀錄,而且下場比賽的車手,也是要取得各種賽事類型的執照,大家就會想要去努力、去研究、去改裝,讓自己的車能夠表現得更為出色,自然會帶動改裝產業的發展。」不過,身為避震器、煞車部品、鍛造鋁圈的專業製造商,廖老大感嘆最常聽到政府說改裝的時候,永遠都會是『非法』改裝,「那政府什麼時候可以告訴民眾,合法改裝又是什麼?明明台灣就是全球汽車零組件的龍頭,每年有8,000億元產值的行業,但是竟然在自己的國家賣產品變成害買的人變違法,有的時候想想還常有抬不起頭的感覺,這不是很矛盾、很奇怪也很好笑嗎?是不是到了一個可以通盤檢討的時候,也給台灣的賽車市場該有的尊嚴和正能量。」

D2製造的氮氣懸吊組©Yahoo!奇摩運動頻道
D2製造的氮氣懸吊組©Yahoo!奇摩運動頻道

第二個期待,是給中華賽車會的期待。廖老大以人身部品為例,「現在看台灣的賽車比賽,已經沒有2、30年前那種穿個夾腳拖就去開車比賽的狀態,現在的車手都會穿著賽車服,這是一個進步沒有錯,但是中華賽車會應該要更進一步的要求,讓車手使用防焰的人身部品,這是FIA對於賽車運動很基本的要求,然而台灣卻沒有這方面的落實。」

車手的人身部品,例如:賽車服、內衣、長褲、頭套、手套、襪子、賽車鞋等等,D2不是這類東西的業者,但廖老大想講的是「生命無價」,「賽車運動最大的風險就是速度,速度又是所有車手追求的成績,哪一天萬一不幸發生火燒車,防焰的人身部品最起碼就有多30秒的逃命機會。」廖老大強調,這部分是需要最高指導單位有魄力地去推動。

此外,廖老大認為車輛比賽規則也需要嚴謹看待,「我常常跟晚輩或是剛起步車的車手講,公路車就是生活上去開、去用的車,但是比賽車就是要用在比賽上面。」比賽車應該有的所有標配:防滾籠、賽車座椅、多點式安全帶、斷電開關、滅火器、認證窗網等等,這些都是最基本的要求,同樣需要最高指導單位善盡把關原則,賽車整體環境才會進步。

廖老大說如果三個期待都做得到,未來台灣的賽車發展會快速進步©Yahoo!奇摩運動頻道
廖老大說如果三個期待都做得到,未來台灣的賽車發展會快速進步©Yahoo!奇摩運動頻道

第三個期待,是對於車手們的期待。不論是玩兩輪還是四輪,車手一定會從一輛自己的代步車開始動手,但廖老大覺得不該如此,「用自己的代步車改裝,就有可能會帶著賽車的速度,在路上可能一個衝動,就會想要在路上『享受』一下。」如果為了投入賽事已經開始做了一些改裝的時候,很有可能會遇上「非法改裝」重新驗車的麻煩。

D2客製化鍛造鋁圈的Sales Kit©Yahoo!奇摩運動頻道
D2客製化鍛造鋁圈的Sales Kit©Yahoo!奇摩運動頻道

「如果可以的話,是不是先準備一筆費用,然後添購另一輛可以長期比賽用的車輛,這樣可能會是一個可長可久的路途?還有你們在當馬路小英雄的時候,會不會也讓一般民眾對於賽車的觀感不好?明明賽車是很正大光明的事情,在國外也是個有地位的職業,要別人看得起自己的時候,就要從自己平常的態度做起。」

此外,廖老大也勸車手後輩,如果有遠大抱負但沒有那麼多財力,「這時候不是去找贊助,而是你自己應該要更努力賺錢。」只有自己認真努力賺來的每一分錢,才會知道金錢和資源的可貴,每一筆錢才會都用在刀口上,「用踏實的方式在賽車的路上踏實的走,才會走得長久,而不是還沒有跑出好成績就先伸手跟人家要錢,憑什麼你會一廂情願的認為別人要給你錢?」

D2製造的鍛造鋁圈©Yahoo!奇摩運動頻道
D2製造的鍛造鋁圈©Yahoo!奇摩運動頻道

最後,廖老大更鼓勵想當車手的人,無論對車輛的硬體和維修有沒有興趣,都要去摸、去學,「將來進步到和技師搭配的時候,你才能講得出哪裡需要調教,或者是你想要怎麼樣的賽車手感。」不要比賽成績不理想,就只會一昧地說『車不好、車很爛』這種沒有幫助的喪氣話,「還有你根本講不出車子哪裡『爛』,技師也沒有辦法發現哪裡有問題。」無論什麼樣的比賽,最不需要的就是情緒,冷靜地面對眼前的問題,才有辦法在賽車的路途上走得長久。

人生大半輩子都在賽道當中打滾,廖老大以過來人的身分,希望台灣的賽車環境越來越好,而這需要政府、最高指導單位,以及車手們共同努力。追求速度是天性,就應該要想辦法讓其合法又安全;台灣既然是全球汽車零組件的龍頭,是有很大機會往下連結、培養賽車產業的潛力。

◤推薦文章◢

👉獨家專訪廖老大 立志擺脫孤兒窮苦日子!廖老大用「狂」闖事業 盼獲扭轉人生賽道機會

👉獨家專訪廖老大 寵妻寵子女!廖老大柔情背後「想要就得付出努力」的鐵血教養哲學

👉台灣賽車名人》旅日第一甩尾職人馮仁稚

👉台灣賽車賽事》房車場地賽